新闻与活动
威雅动态 新闻与活动
2021-11-01
媒体视角 | 双减之下,这所学校做到了“教育的乘法”
  疫情期间,孩子有个作业,录一个小视频,拍摄九大行星的模型,模拟它们在太阳系内公转与自转的方向。

  大儿子在拍这个视频的时候,碰巧家里有只猫穿过去了,被镜头记录了下来。

  后来,我看到老师发来作业反馈,还特别提到这个“意外”,老师说:“你真棒,还把流星设计进去了!”

  孩子当时一下子就记住了“流星”,还饶有兴味地继续钻研了好久。

  我当时就很有感触,老师能通过这么细致的观察和幽默的引导,保持孩子们的求知欲,还发展自信心,的确是比家长专业很多。在这样的学校读书,我怎么会不放心呢?

  向我们讲述这个故事的史先生,有两个儿子,大儿子现在六年级,小儿子现在一年级,目前都在威雅学校读书。

  在来到威雅之前,大儿子在一所名校上小学。“有三件事让我最终下定帮孩子转学的决心,”史先生对记者说。

  回忆起来都是细节。 

  大儿子一年级那年,史先生常出差,往往周五晚上才到家。家里人都睡了,只有书房还亮着灯,是儿子在写作业。

  第二个画面,是他周末带孩子去公园,儿子刚上完橄榄球的课,还是不够尽兴:“爸爸,我就是想跑,还想跑!”

  第三个画面,是有次他看孩子作业,一个连词成句的小练习,“天空,鸟儿,飞”,儿子写“天空有鸟儿在飞”,被老师判错,改成正确答案“鸟儿在天空中飞”

“我其实理解之前的学校,比如孩子作业写不完,不一定是学校作业多,也可能是我孩子的确没学懂。但老师不会注意到孩子的困难,这是我介意的。

  而语文练习的问题,我理解老师要教语法,但一年级的孩子,完全不允许有想象力与自由表达的空间,这是我介意的。”而“运动量”简直是传统学校教育中的毋需多谈的老问题了。

  学习缺乏有针对性的支持、运动量太少、学习评估方式刻板单一,是压倒史先生的三根稻草。

  他决定给孩子转学,去找回成长的可能性

  最近十年间教育的变革,史先生的问题,仿佛一个具体而微的呈现。

  学生作为受教育的主体变了;家长作为教育的选择者变了;而在更大、更宏观的背景下看,时代对人才需要的素养,也变了,唯一没变的似乎只是学校,仍是一种“粗放农作”的方式:

  老师对着全班播撒知识的种子,并不对每一个孩子做精细化的观察与有针对性的照管,而家庭接管了孩子的精细化管理,并分成两派,一派用培训机构的方式,帮孩子“助长”,而另一派,则像史先生这样,去寻找更适合自己教育理解的园圃。

  而今年作为教育改革重拳的“双减”政策,希望改善的教育现状,其实与史先生的问题也不谋而合:如何以孩子为目的,让教育“精细化”?

  减负是路径,增效是目的。如何以更短的学习时间和负担,实现更加高效扎实的教学效果?

  这道加减法,是所有学校都将在接下来需要长期面对的命题。

  转去常州威雅学校,史先生的问题,能真正解决吗?在一个多小时的采访中,史先生告诉我们,真正打动他,让他把小儿子也转去威雅,甚至全家搬去常州的理由,是他在威雅看见了教育的乘法

  说是乘法,其实本质上是交叉、融合,是不以简单叠加为思路而深入打通的教育肌理。也只有这样,“负”才真正意义上被“减”掉,而不是转移。

  在威雅,那些学科中的高阶思维、能力素养,是坚实的学科基础丰富的教学手段的乘积;

  希望藉由艺术体育等课外活动而实现全人发展的可能性,是学校可选择资源的广度与每个领域中教师专业深度的乘积;
  
  而那个“每一个孩子都卓越”的教育理想,又是在给足够专业的学校团队回归支持与关怀的家庭环境之间做乘法。

  01  自信心、求知欲、专注力

  =学科基础 × 多元方法

   即使以学生为中心的现代教育哲学已经广为人知,但亲身观察体验了一遍下来,史先生发现,真正在一线做到的仍不算多。

   而这也成为常州威雅打动他最关键的原因。

“这里的校长、老师们,是真正以学生为本、尊重孩子们的个性差异的,即使在最基本的课堂学习中,威雅对孩子们自信心、专注力和求知欲的在意和保护也是呼之欲出的。”

  在学物质的三种基本物理状态(固态、液态、气态)以及它们之间的变化过程(熔化、凝固、汽化、液化、升华、凝华)的时候,孩子不知为什么对这个知识点特别感兴趣,还专门做了一个很大的展示图,把所有这些形态和变化都画了进去。

  “这并不是作业,也不需要去打分或给一个成绩,但老师当时看到后,给予了很高的评价,还挂在了班级的展示墙上让同学们一起来观赏。”

   回忆起这个故事,史先生颇为感慨,在他看来,老师给儿子的肯定,并不是因为成绩或结果本身带来的光环,而是看到了他在学习过程中表现出的自主性和努力程度,以及不同于常规思路的一些小小探索。

  史先生明显感觉到,孩子的自信心和对学习的热情,被重新点燃了。在孩子眼里,学习是快乐的,求知的过程本身,变成了一种享受。

  有这样的故事,并非偶然。在所有学科教学上极尽教学方法的丰富,是嵌于威雅整个课程体系中的学术气质。威雅卓越课程体系,以学习者为中心,以过程体验为圭臬。换句话说,学科只是媒介,实现每一个学生的综合调动才是目的。
 
  以数学课为例,抽象、晦涩,一入门就是大量的数学概念和公式定理。正是这些基础,让数学知识连贯、统一起来,构成坚实的学科体系。如果不重视基本概念,对于往后的高等数学,是学不好的。

  但对威雅来说,这也不意味着,只能用高强度的训练,把这些“灌”进学生的脑袋。

  威雅的数学课更倾向于将数学知识与真实情境联系在一起,比如质数是银行系统加密术的机密,六角形是最节省材料的建筑结构,巧用黄金分割比率可以拍出高大上的照片等等。
 
  事实上,这已经是从问题研究的思路去看待学科了,从真实问题中加强学科知识点的联系,拓宽学生在学科领域的眼界。
 
  通常,我在数学课堂上给孩子们提出一个问题时,尽管我知道好几种解决问题的方式,但我仍然会注意观察聆听他们的思考方式,看看他们是如何找到答案的。

  这其实也是教学的一种魅力。孩子们希望从老师那里学到新东西,教师也能从孩子们奇妙的思维方式中发现亮点。

  这正是威雅 “减负增效”的关键之匙,课堂看重的不是答案,而是学生的思考路径,培养的是解题思路的开阔性那些对学科的深入理解、运用起来的灵活程度,以及更高阶的创造力,也就在这个过程中自然而然地形成了。

  02  全人发展的可能性
  =选择广度 × 专业深度

  这还仅是第一层,在“全人教育”理念中,学生在课堂上的表现只是冰山一角,水面下还藏着冰山庞大的主体,那就是在以“学生”身份面对的学术知识之外,同样重要的行为习惯学习方式以及人格发展等。

  在严谨的学科系统基础上,加以自由与探索之名,全人教育最美好的一幅图景叫做“可能性”。但给予可能性和“放养”一线之隔,却有天壤之别。

  区别在哪儿?可能就在于孩子自由发展、探索成长的背后,教育者做了哪些专业的事。

  这个问题要分两方面,一个是广度,在孩子特别小的时候,最有机会尝试一切的年龄,学校能不能提供足够丰富而细分的选择,甚至照顾到孩子们特别“小众”的兴趣?

  另一个就是深度,当孩子真正看到自己的志趣道路之时,能否有足够专业而系统的资源,去给予进一步的支持引导?
 
  最早,史先生的大儿子是学钢琴的,但一年多之后,孩子明显没了兴致。要选择一种父母每天逼孩子练琴的生活吗?史先生陷入了纠结。
 
  在威雅,一次偶然的契机下,大儿子开始学习长号。但几节课下来,没了新手光环,还是需要勤学苦练才能出成绩。
 
  老师敏锐地察觉到了,就给了孩子一个名为《行走在冰上的猫》的曲谱。这个曲子很有意思,非常形象地传达出一只小猫在冰面上摇晃行走的画面感。并且,老师还教孩子如何用长号来模拟汽车、摩托车的声音。

  兴趣一下子又被拉回来了,孩子又继续投入练习。

  又过了一段时间,老师还邀请他成为学校交响乐团的一员,与同学们协作演奏。当孩子需要对自己在乐团的位置负责,他就更难放弃了,也因而能在这段历程中深入长号的学习。
 
  从兴趣出发,到使命使然,孩子从而在更为广阔的意义上实现了成长和进步。

  孩子对于任何艺术体育项目的热爱,都不是与生俱来的。但学校对于热爱的挖掘与尊重,和老师专业耐心的引导,会让这份热爱成长,成为点亮孩子人生可能性的那个“火花“。

  让家长感到安心的,是孩子学校生活体验中的细节。但背后其实是威雅一整套强大而完备的课程系统。
 
  根据学生的个性化特长和需求,威雅围绕领导力、身心健康、沟通交流、创造发明四大核心素养,搭建丰富的校本拓展课程和超级课程,涵盖了人文、艺术、体育、科学等多个学科。

  广度无需赘言,深度亦清晰可察。就以音乐为例,威雅提供的是十五年一贯制的延续性教学和自成体系的音乐项目,循序渐进式的铺垫下,学生潜力也被一层层地激发。

  从小班到初二阶段,音乐课会作为学术教育中的必修科目出现;从初三到高三,音乐则作为升学课程中的选修课出现,其覆盖深度是达到可以为申请世界顶级音乐学院和专业打下坚实基础。

  以此类推,音乐、艺术、体育……威雅提供的是全方位高品质拓展课程以及丰富且有挑战性的研学项目,力求深入挖掘每一位学生的天赋和潜能,这才是真正的 “可能性“。

  03  每一个孩子都卓越
  =学校专业 × 家庭信任

  在威雅,全人教育的另一个精髓在“寄宿制”。

  这是一个在国内教育语境下稍显微妙的话题,东亚家庭文化赋予我们的情感连结,让我们天然地对于“孩子离开父母”这件事有迟疑、有顾虑。
 
  “您不会担心,让孩子寄宿,影响亲子关系吗?”我把自己放在一个中国父母的群体标签下,发出这个私心之问。
 
  “那大多数中国家庭的亲子关系,又有多好呢?”史先生笑着反问。

  是玩笑话,也是扎心的事实。

  “双减”之前,陪孩子写学校作业、送孩子上课外班,疲惫的孩子和委屈的父母,紧张的亲子关系已经笼罩在太多的小家庭头顶上。究竟是家长干预太多?还是陪伴太少?语焉不详。

    思路在这里也得到了重新梳理,“专业的事情要交给专业的人去做。”史先生说。

  不少学校里的校长、老师都曾表达过类似的观点,教育是一门专业,是有门槛的,是科学的,但普罗大众的凝视与讨论,却也无意间削减了对这份专业的敬畏。
 
  谈及这个问题,威雅学校的一位学校管理者对我们说,家庭教育往往是一种线性传承,父母会不自觉地依循上一辈的教育模式来教育自己的孩子,但那却不一定是合理的、正确的方式。
 
  在寄宿学校里,有太多专业的成年人全方位地参与孩子的成长,这是家庭教育远不能及的。 

  从学校角度,在完整的寄宿时空内,教育理念可以完整贯通,学校可以从多个层面出发,去见证孩子的闪光点,启迪孩子成长的手段也是无穷尽的,这就是全人教育的体现。

  从家庭角度,将教育的专业还给学校后,父母才能重拾家庭的健康环境。让原本就不该在家庭生活中占比太重的学习任务让位,让父母回归陪伴、关怀的角色,寄宿自然会成为一个好选择。
 
  家长之所以愿意交付出这样的信任,也并非一朝一夕的事儿。
 
  在威雅,每个孩子都有自己的导师,每名导师负责8-10个孩子全方面的成长。全寄宿,也就意味着孩子的时间不是割裂的,而会放在一个7X24小时的完整时空内。
 
  由既像家长、又居住在宿舍楼内的学院院长和导师,既能关照孩子成长的方方面面:这个孩子是喜欢哪一门科目?性格怎样?生活规划与自理能力表现如何?社交情感状态有没有什么波动?

  这也让 “全人”评价体系的构建成为可能,并更好地帮助孩子发掘天赋和潜能所在。

  因为两个孩子的性格差异,史先生明显感觉到了这种益处。
 
  大儿子好“动”,喜欢体育,喜欢户外运动,经常是“坐不住”,老师就更多地提供明确引导,让他把旺盛的精力投入在有益的事情上;可小儿子好“静”,更喜欢绘画,也对语言文字更感兴趣。老师就会多给他一些鼓励和时间,静待花开。
 
  更重要的是,这仍然不是一次简单加减的任务转移,乘号的那个交叉点,是孩子自己
   
  接受寄宿教育的孩子们,其实学习生活相当充实紧张,不比我们惯常见到的孩子轻松,但关键区别在于,负责打理这一切的“经纪人”,不是父母,也不是老师,而是孩子自己。

  在国内的教育背景中,全人教育是一个兴起不过十数年的概念,且对大多数家长而言,仍是一个很难产生真实画面感的概念。
 
  全人教育的要义,是要让学生遵照其内在天性,在知识、能力、品格、情志、社会性各方面都有全面发展,这种教育方式不是盯着一个个彼此割裂的单项,让学生如同闯关一样获得成绩,而是向学生展示生活中积极的全貌,由专业的教育者引领孩子自己发现学习的意义,与教育者一起探索他们的才能,推动他们的成长。
 
  在今天,提倡全人教育的学校并不少见,而从国内教育政策的转向去看,中国学校教育的主流,也越来越朝向一种强调全面素养的教育。这样一种教育不可能通过“多考一两门素养课”去实现,而是要通过更精细化、更系统的学校设计去完成。

  从家长角度讲述一所以全人教育为理念的学校故事,我们希望通过威雅学校的细节,同时展现全人教育的设计感与体验感,以及当我们追求教育的价值时,我们该如何关注孩子学习的过程,与他们不该被忽略的所有潜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