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与活动
威雅动态 新闻与活动
2021-07-19
威雅“教育者说” | 12年的基础教育,只是为了让孩子上个好大学吗?

前段时间,“鸡娃”这个词一直很火。为了让孩子能够顺利进入理想的大学、高中、初中乃至小学,父母们对于孩子们的培养和督促,简直是不计成本,也付出了许多心血。我们也经常收到这样的咨询——威雅的升学情况怎么样?把孩子送进威雅,能进入哪些好的海外大学?

家长们对于升学结果的高度关注,其实完全可以理解,以威学校雅为例——

A Level通过率100%,其中A*-A占比50%;

● 85%的2021届毕业生升入QS排名前100院校;

● 近70%的毕业生就读英国罗素集团大学联盟院校;

● 近25%的学生被英国G5(牛津大学、剑桥大学、帝国理工学院、伦敦大学学院、伦敦政治经济学院)院校录取……

可以看到,威雅的升学结果还是比较亮眼的。

 

但在这里,我却想和家长们澄清两个误区——

 

一个是把孩子送进威雅这样的学校,是否就只是为了出国留学?
 

第二个是12年的基础教育(算上幼儿园就是15年),是否就只是为了把孩子送进好大学?

这两个问题,说白了其实是教育本质目标的问题,在这里,我们可以一个个拆开来谈。

把孩子送进威雅,是否就只是为了出国留学?

疫情当下,出国留学其实是一个经常会被谈论的话题。当我们谈及这个话题的时候,还是要深挖一层——那就是我们到底为什么要出国留学?是因为国外的教育体制,一定比国内的要更好吗?

 

我觉得未必。

 

这个世界上,没有最好的教育,只有最合适的教育,选择出国留学的家庭,一定是要抱着“去海外求学是最适合我们孩子和家庭情况”的想法,而不是说为了赶时髦而做这样的选择。

世界各国的教育体制,是有其各自的优势与长处的,我们并不能一概而论地说哪种体制一定是好或不好,而应该充分研究,看看这种体制是否真正适合孩子。在这个过程中,要尊重孩子自己的选择,或者说鼓励孩子勇敢地去做决定,并为自己的选择承担一定的后果。

 

我们开办威雅的时候,很多人会把威雅定义为“国际化学校”,觉得好像把孩子送进来,就是为了出国。这其实是一种误解,我们办威雅的目的,从来就不是简简单单把我们的毕业生都送到国外去,而是希望有一个合适的教育土壤,能够把我们所坚持的“每一个孩子都卓越”的办学宗旨给落实,充分尊重并培养孩子的好奇心、自我效能、自我相信等这些面向未来的重要素养(点此进行回顾),让每位威雅学子都能成长为内心强大的独立个体。

换言之,当你把孩子送进威雅,并不是为了让孩子出国留学而做这样的选择,而是因为充分认同威雅的教育理念,认同威雅对孩子的培养目标,从而做出这样的选择。

 

我们知道,相比于海外大学不仅仅看成绩、也看个人专长与活动表现的录取机制,国内的高考目前还是比较注重孩子在各个科目的分数表现,而且大多数省份还是采用总分制,这样的评价体系,可能会让学术成绩不够好、但在某一领域有所专长的孩子有些“吃亏”。

 

事实上,教育部也一直在推进教育评价体系的改革,包括越来越提倡与注重体育、美育、劳动教育这些方面,不断促进学生“德智体美劳”的全面发展。我相信我们在这些方面的发展与进步,未来肯定是会越来越好。未来我们国内的大学在筛选学生的时候,也会有更加多元化、更加科学的评估标准,而不是简简单单只是看某几门课的分数,来评判学生的好坏。

当到了那个时候,其实出国不出国,就不再那么重要了。

 

当我们的大学采用的也是多元化的评价机制之时,那些在某一方面有特长的孩子,也和考试能考出很高分数的孩子一样,拥有同样的被好大学录取的机会,这时,我们完全可以不必以出国留学为最终目标,任何一个在尊重并深挖天性禀赋的教育环境中成长起来的孩子,完全可以放眼全国以及全世界,选择最能够发展自身专长的高等学府,进行进一步深造。

 

未来的他们,也一定能够很好地适应鼓励“扬长”的现实社会环境,在自己热爱并擅长的岗位上实现自我价值,并为这个社会做出应有的贡献。

12年的基础教育,是否就只是为了把孩子送进好大学?

之前我们提到,学校的升学结果是很重要,但12年的基础教育,并不是说把孩子送进一个好大学,就完成使命了。

 

在现实生活中,辛苦了12年的孩子好不容易进了重点大学,脱离了之前被时刻束缚的环境,却开始完全“放飞自我”,沉迷于电脑游戏,从而荒废了整个大学时光的故事并不少见。

 

我们所坚持的教育,是希望让孩子们不仅仅为升学、更为他们未来的人生做好充分的准备。不仅仅是要学术扎实、专业过硬,更应是在自己热爱的领域有所专长,成长为一个积极阳光的、充满好奇心的、敢于自我挑战的、坚忍不拔的孩子,这才是我们的教育使命所在。

 

教育的目的,正在于让我们的下一代可以从容地去面对未知的未来(Education is supposed to take us into the future we cannot grasp)

之前我们提到,学校的升学结果是很重要,但12年的基础教育,并不是说把孩子送进一个好大学,就完成使命了。

 

在现实生活中,辛苦了12年的孩子好不容易进了重点大学,脱离了之前被时刻束缚的环境,却开始完全“放飞自我”,沉迷于电脑游戏,从而荒废了整个大学时光的故事并不少见。

 

我们所坚持的教育,是希望让孩子们不仅仅为升学、更为他们未来的人生做好充分的准备。不仅仅是要学术扎实、专业过硬,更应是在自己热爱的领域有所专长,成长为一个积极阳光的、充满好奇心的、敢于自我挑战的、坚忍不拔的孩子,这才是我们的教育使命所在。

 

教育的目的,正在于让我们的下一代可以从容地去面对未知的未来(Education is supposed to take us into the future we cannot grasp)

之前我们提到,学校的升学结果是很重要,但12年的基础教育,并不是说把孩子送进一个好大学,就完成使命了。

 

在现实生活中,辛苦了12年的孩子好不容易进了重点大学,脱离了之前被时刻束缚的环境,却开始完全“放飞自我”,沉迷于电脑游戏,从而荒废了整个大学时光的故事并不少见。

 

我们所坚持的教育,是希望让孩子们不仅仅为升学、更为他们未来的人生做好充分的准备。不仅仅是要学术扎实、专业过硬,更应是在自己热爱的领域有所专长,成长为一个积极阳光的、充满好奇心的、敢于自我挑战的、坚忍不拔的孩子,这才是我们的教育使命所在。

 

教育的目的,正在于让我们的下一代可以从容地去面对未知的未来(Education is supposed to take us into the future we cannot grasp)

那么,我们应如何让孩子们为未来做好准备呢?

 

除了我之前谈到过的好奇心、自我效能、自我相信这些重要的核心素质(点此进行回顾),学校的教育者,还可以做好以下这些方面的工作:

 

首先是个人职业规划,先让孩子看见真正的自己。

 

在威雅,职业规划从初中的时候就开始了,我们会调动校内外资源,从小就让孩子们广泛地接触各个方面、各个领域,当孩子步入初中,他可能会对自己感兴趣的领域有一些朦胧的想法,此时,学校会积极提供让孩子们进一步接触社会上各行各业的机会,让每个孩子都能对未来的职业规划,形成一些基本的个人想法;

 

到了高二高三的时候,我们还会有升学规划与每个孩子都要完成的EPQ项目,在EPQ项目中,孩子们可以选择自己真正感兴趣的课题做一个深入的钻研,最后形成论文、报告或作品,这样的过程,其实是对未来大学学业与职场工作的一种模拟。这样我们再帮孩子做升学规划,不是简简单单做一个包装、送去一个学校就完了,而是能够“言之有物”,帮助孩子去选择最适合自身发展的学校和专业。

 

等孩子入学后,在一个有利于自身成长的环境里也会更加如鱼得水,懂得如何适应并调动大学给予的各类资源与机遇,为个性化发展而服务。

其次,给到孩子一种能够充分锻炼与尝试、发扬其兴趣爱好的校园文化,为未来与更广泛世界的联结奠定良好的基础。

 

威雅学校一向注重音乐、体育、艺术、戏剧等方面的教育,这些,其实都是跨越国界与种族的桥梁,无论孩子未来走到哪里,习得这些方面的技能,都能迅速地为他开启一扇大门。

 

我在这里举一个简单的例子,之前常州威雅有一个考取剑桥的女生,在入学后加入了剑桥的女生赛艇队。剑桥的女生赛艇队和男生赛艇队相比,本来就是比较“小众”的,更不用说还有来自中国的女生加入,当年她可能是多年以来唯一一个加入剑桥女生赛艇队的中国学生,也正是因为赛艇这项兴趣爱好,她去英国留学时的朋友圈、社交圈完全打开了,而不是像有些留学生那样,整日混迹在本国学生的圈子中,图书馆、食堂和宿舍三点一线,念完书就回国了,交的朋友都是清一色的本国人,也很难说感受到多深的当地文化。

而这个女生整个留学生活的轨迹就完全不一样,因为赛艇这项在威雅时就开始培养的兴趣爱好,她交到了许多当地的朋友,感受到了截然不同的风土人情,并且她懂得充分运用自己的社会资源与社交圈子,为自己争取到更多的学习与实习机会。这样具有主观能动性的孩子,不仅让她在大学时期非常受益,在步入职场后,也会比别人适应得更好更快。

 

这一切的底气,归根结底就来自于基础教育时期,对那些兴趣爱好的培养与重视。

 

第三,如果说我们把这个问题回答得更加深入一点,把目光放得更长远一些。我们的教育,绝对不是仅仅止步于今年要考一个怎样的小学、明年要考一个怎样的初中,而是能够让孩子在看见真正的自我、在建立起与他人的联结之外,在广阔的世界中,获得一生的幸福感。

当一个孩子拥有自己热爱并专长的事物,拥有可以与他人建立联结的兴趣爱好,他的内心充盈感与幸福感往往是很强的,他会非常阳光与积极,遇到困难之后跌倒,没关系,爬起来拍拍身上的灰,继续大踏步往前走,内心的强大与坚韧,会让孩子看到世界上更多美丽的风景。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我们所奉行的教育模式、希望培养出来的孩子,与庄子所谈及的“见自己、见天地、见众生”有着一定的相通之处。我们举办威雅的目的绝不是仅仅为了把孩子送出国,也不是简简单单把孩子送进一个好大学,而是要在孩子进入大学乃至大学毕业之后,展开自己的生活之时,仍能够找到属于自己的一片天地,找到自己的人生价值,收获属于自己的幸福感。

 

这样来看,我们的教育所交出的答卷,或许并不是高中毕业后的大学升学成果,而是在孩子毕业许多年以后,究竟能成长为怎样的个体、拥有怎样的人生。

 

这才是我们希望完成的、对孩子一生负责的教育。